香蕉價格慘跌 他霸氣迴應:無需怨天尤人

香蕉價格慘跌 他霸氣迴應:無需怨天尤人

▲埔里鎮徐姓蕉農,不因蕉價慘跌而怨天尤人,反倒慶自己能洞燭先機,熟知農產市場生產秩序,不盲目搶種,而不被套牢。(楊樹煌攝)

▲蕉土蕉金,農民血本無歸,蕉農含淚採收,因蕉價慘跌,讓蕉農都欲哭無淚。(楊樹煌攝)

▲中寮鄉是南投縣最大的香蕉產地,在蕉價高昂時,中寮分駐所曾破天荒進行「護蕉巡邏專案」,成爲蕉農最難忘又膾炙人口的警愛民事例。(楊樹煌攝)

去年因接連風災,重創南臺灣,災後嚴重供需失衡,造成香蕉創下天價,每公斤達125元,而今每公斤只剩8元,有如天壤之別;南投縣是中部香蕉主要產地,因蕉價慘跌,讓不少蕉農欲哭無淚,寢食難安,在蕉土蕉金下,有的山區搬運不易,只好棄之當肥料,有的則含淚砍除,但農民最期待的還是兩岸關係的突破,只有大量出口,纔是挽救蕉價的最佳途徑。

乱世狂刀 小说

高雄男因天冷無照酒駕 喝1杯藥酒要受罰2萬多

南投縣是中部地區香蕉的主要產地,其中又以種植面積約1300多公頃的中寮鄉,更是縣內最大宗產地,去年蕉價持續上揚時,因供不應求,竊案頻傳,草屯分局中寮分駐所還爲防止香蕉遭竊,破天荒出現「護蕉巡邏專案」,全天候有警察排班,協助蕉農巡守蕉園巡邏勤務,讓蕉農既窩心又感動的膾炙人口警愛民感人事例,該場景也是數十年來唯一僅見的紀錄。

而今,蕉價的慘跌,農政單位爲搶救香蕉產銷失衡,祭出各種促銷措施,包括號召國內各大企業、學校、軍隊團購香蕉,並有農糧單大量採購產地「黃香蕉」加工機制,但因今年香蕉豐產市況,仍是無濟於事,蕉價持續低迷。

因而纔有南投縣不少較偏遠地區的蕉農,因交通不便,不敷成本,索性任棄於地,當成肥料,有的認爲已回春無望,乾脆將香蕉砍除,改種別的農作,期待還有收益,

神工 任怨
王牌特工

中寮鄉的張姓農戶就感嘆的指出,「務農真的很艱苦!」蕉價好時,蕉農普遍沒貨交,現在進入盛產期,蕉價一路從80元、50元向下探底,現在每斤竟然只剩不到10元,「崩價之速度」令你難以想像,農民要如何生活下去?

K/DA:和音

一向生性樂觀,在退休後就返鄉,在大埔里地區種植5甲多地香蕉的徐姓蕉農民,他說,今年蕉價會大跌,本就可預期,因去年香蕉價格出現天價,不少農民就一窩蜂的盲目搶種,市面上要買個香蕉幼苗都一苗難求,自可預料,隔年香蕉勢必生產過剩,蕉價會慘跌。

徐姓蕉農並指出,其實種植農作物,農民必須要有自我判斷力,絕對不能因價昂而一窩蜂搶重,否則就會自食惡果,怨不得人,尤其香蕉1年有3-4次收成,產量更甚於其他作物,要懂得臺灣海島型經濟的市場機制,絕不能「追高殺低」,否則勢必生產過剩,別夢想或期待又會有像去年接連的颱風,哄擡出天價的香蕉美景。

「2景點」台灣人都不想再訪 法國人去過1理由讚好玩

該位年已70的蕉農說,他去年在蕉價高昂又農民搶種時,他就反市場操作,把租來的4甲多地退租,只保留自己農園約4分多地,可預的今年蕉價低迷,他則自己擺攤銷售,縮小經營面積,讓他並未受到重創;徐姓農民還是沾沾自喜自己有此睿智,要能熟知農產的生產秩序,就不會被套牢。同時也不必怨天尤人,其實蕉土蕉金的禍首,就是蕉農盲目搶種所致。

有錢也買不到!超奢華護膚 結合限量新品與頂級水晶